深海之世

专注各种三十题☆

【晨赫】斯德哥尔摩情人03

·狗血ooc注意

反手关上卫生间的门,李晨走过来冷冷地注视着陈赫「这就是你承诺的合作?」

陈赫还来不及开口对方的膝盖已重重撞上了他的腹部,疼痛瞬间贯穿了他的神经,强烈的疼痛使他弯下腰来,李晨脸上不带一丝表情朝缩在墙角的陈赫狠狠地踢着,陈赫并不反抗也不讨饶,只是用后背承受他的踢打。

李晨蹲下身子拣起从陈赫手中滑落的手机,一把揪住陈赫的头发迫使他看着自己「你胆子不小啊」

陈赫发誓除了自己小学时因为成绩差被打了屁股还被要求出去要饭以外没有再被人打成这么狼狈的样子。

虽然在人前陈赫时刻表现成开心果但是既然能考上警校也绝不是泛泛之辈,不过在李晨这里他更需要扮演成无能的人质,既然无能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

「如果我说我是想看看妈妈的照片呢?」

李晨一把揪起他的领子「你说什么?」

陈赫吐出牙齿划破口腔带出的血丝「我和我妈的关系最好,就算每次我做错事情她都会大声的唠叨我但是如果我受伤了她都会抱着我哭」说着陈赫倒是被自己感动了「我妈做的粉干最好吃了」

李晨看着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还是默默的放轻了手上的力度恶狠狠的放下一句「不想她帮你收尸,就别再做蠢事!」然后转身出了卫生间。

重新躺在招待所不算柔软的床上,陈赫抹了抹眼角,感谢老天赐予他在表演方面的天赋。

陈赫静静地躺在床上,挨打的时候他即使做了保护动作没有伤及内脏,但疼痛还是残留在神经里然后遍布整个身体。

李晨好像从刚才从厕所出来就在旅行袋里翻找着什么,陈赫疼的几乎无法思考,突然他感到上衣被整个往上撩了起来。

陈赫下意识地回头却又扭了脖子,李晨手里拿着个装满膏体的瓶子摁着他的头把他重新推倒在床上「别动。」

搽着药的手推过背上的伤处带来热辣辣的触觉,疼痛中夹杂着亲昵的温暖,陈赫趴在床上,默默地接受了李晨的好意。

陈赫一直有伤的后腰被来回按摩,陈赫几乎是脱口而出喊了一声,身后的人一顿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不是你妈。」

等陈赫再次睁开眼,李晨正蹲在地上整理行装。

第二天早晨即使陈赫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但身上的疼痛和淤痕却无法抹去,到前台退房间的时候大厅经理看着陈赫扶着腰的样子差点算错了定金。

昨夜的尴尬还残留在两人之间,一路上他们几乎没做什么交谈。

车子驶入一段寂静偏僻的小路李晨突然笑了「我特别喜欢赛车」说着重重踏下油门,车子瞬间向前加速驶去。

陈赫死死抓着皮质的座椅背听着后车门马上就要离开面包车的哐当声「开这么快你是猪吗?」

对于飙车这种行为,李晨称之刺激陈赫叫做作死。

「你现在成了绑匪也是因为刺激吗」陈赫看着李晨踩下离合让面包车的速度慢慢降低。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李晨挑起眉来冷冽的眼神瞟了一眼陈赫。

「就事论事而已。」陈赫低下头去拍打刚刚裤子上蹭上的灰。

「听起来好像在参加一种无聊的游戏。」陈赫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李晨「就当是无聊的游戏好了。」

「晨哥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陈赫的问题向李晨抛过去,李晨却一把打开雨刮器不再回答他。

陈赫也不在意,扭头去看窗外渐渐飘起的雨丝,要知道警局里的询问员可不会像他这么好打发。

天色昏暗,豆大的雨点打在面包车贴着浅茶色贴膜的玻璃上,就算开着远光灯前面的道路透过不断从车顶流下的雨水也开始变的模糊。

陈赫自告奋勇观察路况被李晨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你先把眼睛睁开。」

但陈赫依然努力看着车窗外辨别着路况,他还年轻不想太早和李晨同归于尽。

在前方不远处有个模糊的黑影在渐渐的接近陈赫立马推一把同样看见黑影的李晨,李晨手一滑汽车向右边差点撞上防护栏,陈赫倒是毫无危机感的在车里喊「前面有人。」

李晨也回手推了他一把车子的速度慢慢降下来。

前方的人影向他们正在缓慢加速的车跑来,当对方靠过来陈赫才看出来是一位老人,李晨皱了下眉头还是摇下了窗玻璃。

「我孙子病了,能搭我们去医院吗?」老人怀里抱着看样子正发着高烧的男孩。

看得出孩子的情况确实危急,然而老人无疑拦错了人。

逃亡的每一分钟都危机四伏,李晨不可能为他们耗费宝贵的时间。

老人干瘦的手指伸进车窗玻璃:“「行行好吧,孩子烧得很厉害。」说着他颤抖着手指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我给你钱。」

李晨推开老人捏着钱的手:「让开。」老人不甘心地退后,蓝色的旧款外套已经被水洗的发白,雨丝打在老人的衣服上。

陈赫心里突然一酸,想试着劝说李晨,李晨把车窗玻璃摇上去然后直接打开车门下车,又碰的一声拉开后门对老人说「上去,我又没说不搭你们。」

车子在雨里转了个方向向医院行驶。

陈赫呆呆的望着李晨肩头被雨淋湿的那片水渍一声不吭。

孩子在后排声嘶力竭的咳嗽,李晨一手拉开自己的旅行包扯出一件衣服扔向后排,陈赫能听出李晨尽可能压着嗓子吩咐老人「把孩子身上的雨擦擦。」

颠簸了一路的车子终于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到了。」李晨头也不回地对后座上的老人说。

老人看着车门有点发愣,陈赫明白老人的意思在狭小的空间里伸过去半个身子帮老人拉开车门。

一只攥着几张钞票的手伸向陈赫「这是车钱」老人的头发被雨和汗混合着黏在额头上「刚才上车就忘了,谢谢你们。」

陈赫接过钱来看也不看就扔给李晨,「快去吧孩子的病要紧。」语气恨不得要冲出去帮孩子看病似的老人道了几声谢才转身跑向了医院。

 李晨却迟迟没有发动汽车,陈赫也保持着下半身在前排上半身在后排的尴尬姿势。

 陈赫看不见李晨的脸只能听见李晨叹了口气,把枪别在了腰间。

下车前李晨拍了一把陈赫的屁股「孩子病得不轻,那老头一看就没带多少钱,送佛送到西吧。」

在医院的收费窗口前李晨和陈赫果然找到了在喃喃地计算着的老人,李晨拍拍他的肩膀拿出钱包,抽出一叠钱递给老人:「付钱去。」

老人怔怔地望着李晨迟迟不肯接。

「拿着,孩子的病耽误不起。」陈赫把钱接过来放到老人手里。

手术室的灯亮了,从未在手术室外等待过的陈赫感觉这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拉着老人的手坐下陈赫安慰他「没关系的,切阑尾是小手术而已。」为了增加可信度他挺了挺不怎么直的腰板「我忍了四个小时才去切阑尾你看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这不是陈赫为了安慰老人的说辞,而是真实发生在陈赫身上的事,大学同寝室的郑恺为了和他用大富翁一决胜负他硬生生的疼了四个小时战胜郑恺才被送去医院。

麻醉过了郑恺吃着送给陈赫的果篮笑着打趣他「生的是个女孩。」气的陈赫朝他扔了个苹果。

陈赫回头发现李晨靠着医院的椅子像是浅浅的睡了,淋了雨变得软趴趴的几根刘海落在李晨的眼皮上,陈赫不自觉伸出手来帮他拂开,指尖触及李晨的皮肤,心脏忽然没有来由地一阵猛跳,陈赫急忙缩回手去,暗骂自己一定是昨天被李晨打出毛病了才会做出这样无意义的举动,见李晨再没有动静,他才渐渐放下心来。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