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之世

专注各种三十题☆

【晨赫】斯德哥尔摩情人02

【中长篇注意】

「啊」陈赫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看着好像比我大,以后我叫你晨哥。」说着手就要往李晨的肩上拍,手还没碰上李晨的肩就被李晨把手臂压在身后抵上玻璃。

「疼疼疼晨哥你轻点。」

李晨一打方向盘,车子向另一个方向驶去「晨哥咱去什么地方?」李晨挑挑英气的眉毛「怎么你不饿?」「当然」话还没说完他的肚子就像造反似的咕噜一声,感叹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陈赫接着刚刚的话说下去「饿了。」

并不是陈赫想象的郊区毫无人烟的冷清小餐厅而是位于灯火通明的市中心小吃街,李晨把装了消音器的枪插在腰间「只要你敢报警或者逃跑我不在意这些无辜的人命。」

看着腻在副驾驶上的陈赫,李晨只能直接把陈赫从副驾驶扯下来找了张还算干净的桌子坐下点菜,丰满的老板娘笑眯眯的在燃气炉下扯了张沾着油污的菜单递过来,李晨点一个菜就操着大嗓门在周围喧闹的环境里重复一遍,聒的陈赫脑袋疼。

看着老板把新鲜还带着血丝的羊肉放在案板上的时候陈赫突然想起了后备箱里血淋淋的尸体,他生理性的干呕老板娘拍了拍自己身上并不干净的围裙带着点歉意的向他笑了笑,李晨撇了他一眼手指又在菜单上点了几个蔬菜。

陈赫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衣服,原本那件染上大簇鲜血的白色短袖已经被换成了一件和李晨现在穿着的同款黑色短袖。

老板利落的备菜开火然后爆炒,地摊的菜品不算精致但是每一盘都冒着油光散发着热气勾引着人们的食欲,陈赫拿着筷子但只是机械的把筷子伸进菜里然后送入嘴里,李晨反倒是吃的尽兴还时不时和隔壁桌的开着玩笑。

陈赫现在眼前的这个笑着的人和杀人越货的绑匪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但如果不是亲眼见识过他扣动扳机时冷酷无情的模样,陈赫恐怕也想不到在这张英俊的脸下藏着一个修罗恶鬼。

单方面的吃饱喝足之后李晨又拽着陈赫上了车,天色已暗车子这时才缓缓的驶向高速,高速上果然设置了关卡,过往车辆排着队接受检查,李晨驾驶的车排在队伍的末梢。

陈赫发现警员们对越野车的排查格外仔细,不由暗暗地叹了口气,警局果然还未发现李晨已金蝉脱壳,那辆越野车早在李晨发现警察跟踪的时候丢弃换成了一辆临近报废的白色面包车。

李晨两只手搁在方向盘上悠闲地敲打着,但陈赫很清楚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对方几乎立刻就能拔出枪,时间静静流逝,终于轮到李晨的车子接受检查。李晨面带微笑地跟警察应答着,年轻的警察

一边抱怨着临时增加的工作一边打着哈欠。

眼光在两人脸上匆匆扫过,李晨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从裤兜里打出盒烟朝着排查的警察让了让「辛苦了。」小警察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拿着电筒往车中照了一圈便将车子放行了。

陈赫气得在心中直骂他工作态度草率,虽然他平常在工作时也经常偷懒但这样把嫌疑人从眼皮底下放过让他心里不能接受,而李晨嘴角嘲弄的笑意更让陈赫窝火。

而且他发现从一开始李晨就算准了警察在非目标车辆的排查上会存在漏洞,这一切的一切李晨都早有预谋。

平安地通过了警方的关卡后,李晨拍了拍方向盘「刚才你配合得不错,我以后不再绑着你了。」也许是过度的紧绷神经又或者一天之内变数太大陈赫听着李晨有点变调的唱着什么一边想着怎么有人五音这么不全一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睡了一夜反而加重了身上的不适感,陈赫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蹭了蹭脸边的皮革,等等…皮革?

他不记得自己家里有什么皮革制品。

昨天的回忆海水似的拥上来,陈赫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果然不是自己床头的壁画而是嘴里叼着没点燃的烟卷正向窗外看去的李晨。

李晨的衣服上并没有和他一样因为睡眠而形成的衣褶,望着身边明显一夜未眠却仍显得精神奕奕的李晨,陈赫想李晨真的算是完美的罪犯。

细致的观察力,准确的分析,强健的体魄,过人的胆识。

李晨回头发现陈赫正盯着他若有所思,他也不去打断陈赫「陈警官,我们今天一天都要赶路你不会是晕车吧?」

陈赫心想我昨天被你关在后备箱里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你问我晕车吗?要晕我也是晕你。

看着窗外变化的风景似乎还能闻到车厢里的血腥味陈赫想要说点什么,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听见李晨的声音「你为什么要当警察」陈赫差点直接回答出「因为电视上警察制服真是太帅了。」不过他真的当上警察才发现原来警察也并不是需要随时穿着制服,于是他揉了揉衣角回答到「我有想要保护的人。」

李晨没有向之前一样从车内的反光镜撇他一眼而是把头扭了过来「那么你保护到他们了吗?」

「还没有」陈赫吸吸鼻子「所以我要努力变强才能保护他们。」

李晨就这样盯着陈赫差点撞上电线杆的时候才挪开视线。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李晨才把车停在一家有些破旧的旅馆前面,李晨下车前告诫陈赫「我以后不再绑着你了,但你也别糟蹋了我的一番好意。」

旅馆虽然算不上富丽堂皇但也是干净整洁尤其是比破旧的面包车好太多,旅馆的老板包着粉色的头巾,个头不高但看上去就透着生意人的精明。

「这次带朋友来的我给你们开两间房啊。」

「不用」李晨站在吧台前掀了掀老板的头巾「一间就可以。」

旁边本来兴趣怏怏的大厅经理猛的抬起头来看着他们,陈赫感觉她好像是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我和他并不是那样的关系。」

画着精致妆容的大厅经理浑身散发着愉悦的气息带着李晨和陈赫来到房间,临走前还不忘拍了拍李晨的肩膀「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陈赫担心李晨会拔出枪来,然而对方却只是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接连两天紧张奔波后李晨显然也累了,脑袋一沾上枕头便沉沉地陷入了酣眠。

陈赫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大脑在迅速运作着,李晨的表情不难看透,但是他的思考方式陈赫却无法得知。

陈赫别过头去看李晨,李晨沉睡的面容异常的安静,绝对不输明星的脸庞第一次敛住气息暴露在陈赫面前。

陈赫飞快的伸出一根手指在李晨的脸颊上点了一下,李晨没有醒好像沉浸到了全无戒心的睡梦当中。

陈赫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看李晨没有反应才绕到了李晨身边。放着李晨衣物的旅行袋以及装着金条的箱子就放在李晨床边的地板上。

陈赫警觉地观察着李晨的反应,轻轻拉开旅行袋的拉链,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拿着手机快步到卧室附带的卫生间中,陈赫只将门虚掩起来,借着月光按下了开机键。

新款苹果手机渐渐亮了起来,开机后屏幕上出现了一排让陈赫入坠冰窟的小字。

让他更绝望的是背后传来的李晨的话语

「手机卡在我这里。」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