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之世

专注各种三十题☆

【晨赫】斯德哥尔摩情人

【绑匪晨x警察赫

ooc注意】

在陈赫童年的认知里警察是世界上最帅的职业,于是他在初中立志成为一名警察,终于在高中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刑侦大队的一份子。

那原本是平静的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日子,现在想来倒是有点暴风雨来临前平静的意思。

  陈赫像往常一样揉着装满小龙虾的肚子打车回警局,接了个电话的陈赫改变路线隔着一条街让司机在警方划定的警戒线外停了车,司机好奇地望着前方荷枪实弹表情严肃的警察好奇地问:「出什么事了?」

   陈赫挑挑眉毛把一张整钞丢在计程车后座「不用找了。」

   出示了证件,陈赫刚刚越过警戒线同样身着便衣的郑恺就向他迎了上来:「你怎么才来?大家都急得团团转,就差你一个了。」

   陈赫拍拍多年和自己同窗的老同学肩膀「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大排场。」

   半个小时前C市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金店并枪杀多名无辜人员的案件警方接到报案之后很快锁定目标车辆,可惜心狠手辣的匪徒绑架了一名九岁的女孩作为人质。

  「他们有没有什么条件?」

  「他们提出的条件是要我们撤除警戒,让他们带走孩子,直到他们认为安全的时候再放人。」    陈赫身边的一位警察紧紧的攥着拳头回答他。

   陈赫从郑恺的手里抢过望远镜,距离不远通过高倍望远镜能够透过浅色的保护膜看见坐在越野车驾驶室的男人用枪指着怀里女孩的头,女孩满脸眼泪无助的看着窗外。

   这时一个身穿短袖白色衬衣,水洗蓝牛仔裤的身影推开挡在前面的狙击手高举着双手向越野车靠近平静地说:「我可以上车跟你们谈一谈吗?」

「我没带枪。」

  后面隐隐传来郑恺的声音「陈赫你疯了!?」

  车里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对他丢下一句「上车。」

  陈赫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把东西都拿出来。」对方把枪抵上他的太阳穴。

陈赫倒是毫不紧张的笑了笑把兜里的钥匙,新买的苹果手机,警官证以及香草冰激凌的优惠券,染上了一点小龙虾汤汁的名片统统拿了出来,完事还掂了掂小龙虾店的名片给对方看「这家小龙虾特别好吃你可以去试试。」

  「陈警官,你想跟我们谈些什么呢?」男人的同伙用枪顶着陈赫,男人则翻看着陈赫的警察证和手机一边问。

  「如果现在投案自首,可能会从轻处理。」

男人听陈赫说完话低头笑了「你知道我杀了多少人吗?其中一条人命就够我坐穿监狱了。」

  一枚子弹突然击穿后排的玻璃打中了坐在后排男人的同伙,而男人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痛苦尖叫的同伙枪再次抵上了女孩的额头。

  「你放过这个无辜的孩子我来当你的人质而且让外面的警察同意你的要求。」

  陈赫说完一把抓起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打开免提。

  很快陈局长接了手机,简单地向陈局长讲述了目前的状况和自己的打算,关于劫匪受伤的消息他一个字也没有提。陈局长那边乱糟糟的过了一会儿问:「你有把握吗?」

  陈赫点了点头然后发现对方好像并不能知晓他的动作「有。」

  电话里传来陈局长有些沉重的声音「让前排的狙击手撤退吧。」

  陈赫放下电话看向明显带着黑色假发墨镜和口罩的男人,对方好像是很满意的丢给陈赫一段麻绳「自己绑上自己。」然后打开车门一把把怀里抱着的女孩推下车然后踩下油门向城内驶去。

  面包车穿行在夜晚的街道上,陈赫正感到困惑不解,一般来说这个时候罪犯会选择走高架急于离开犯案的城市而不是在大街小巷中转悠。

驾驶座上的男人不时看看反光镜,陈赫的心头一紧于是也转过去看后视镜, 后视镜中的那辆红色的大众汽车是警方派出盯梢的,但男人却好像清楚的知道那是警车,陈赫只能期盼这只是自己的神经过敏。

  男人单手抓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抓起了陈赫的手机按下了重拨键,笑着对电话那边说“再让我看见一次那辆车信不信我马上打爆他的头?”说罢用枪戳了戳陈赫的太阳穴。

  挂掉电话男人直接把手机关机丢到车厢后面,听着手机和汽车车厢地面摩擦的声音陈赫也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手机被蹂躏,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这次的手机不会像上一个那样脆弱。

车子行驶到一处无人的昏暗的码头男人突然下了车。

  陈赫趁着这个时间打量了一下男人胳膊受伤的同伙,浓眉大眼带着枪却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现在胳膊上的弹孔还在流血,摆出一幅晚间广播主持人的样子陈赫决定从他下手。

  「你受伤了,如果现在去投案自首并供出主谋的话警察也不会太为难你。」看着对方捂着胳膊有点动摇的样子陈赫用除了脑袋唯一能动的手指了指自己「你给我解开我带你去找最好的医生。」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对方颤抖着把手放在缠住陈赫的麻绳上,就在解开绳子的一瞬间陈赫看着对方的瞳孔散大然后猛然收缩,未等他颤动着嘴唇开口,随着沉闷的枪响一股鲜红粘稠从他的额头冒出。

  陈赫就看着对方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倒在自己身上,红色的血液从对方身上缓缓流出染红他的衬衣,透过对方的肩膀他看见那个男人的枪透过破碎的玻璃然后一击必死。

  陈赫见过太多生命在眼前流逝却未曾这样直观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陈赫大脑当机的下一个瞬间,男人忽然打开车门进来把死了的同伙从陈赫身上拽开然后拉下车,再次上车他的左手紧紧扣住了陈赫的喉咙,虽然他并没有使出全力,但喉咙受制也足以让陈赫倒在椅背上无法动弹,狭窄的副驾驶座上,男人近乎于趴在陈赫的身上,两人的面孔近得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和对方身上的血腥味。

  「你会和我好好合作的吧」男人把嘴唇贴近陈赫的耳廓低声问到,两个人距离太接近以至于陈赫清楚的感觉到李晨用枪顶了顶自己的腿,于是陈赫艰难地点了点头。

  男人也点了点头朝陈赫耳朵吹了口气,然后满意的看着陈赫像受惊的动物一样颤了一下。

男人松开了陈赫,坐回驾驶座上。

  摁开车里自带的昏暗灯光男人旁若无人的直接撕开了混合汗水和血液的黑色背心,身上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让作为警察的陈赫也自愧不如,看着他强壮的手臂和明朗的六块腹肌陈赫低头摸了摸自己不久之前还装满小龙虾的小肚子,想想自己虽然不算绝代芳华好歹也是智勇双全的美男子,上午偷懒的时候绝对想不到现在和壮的几乎像头黑牛一样的男人坐在一辆几乎报废的面包车里穿着一件染着鲜血的短袖,在这样压抑的环境里陈赫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虽然不是自己的血但是今天终于了解烈士们用鲜血染红国旗的感受了。

  与此同时坐在主驾驶的男人摘下一直带着的墨镜,这是一路上陈赫第一次看见他的脸,不是想象中的凶神恶煞反而是可以被称赞为俊朗的面孔。

  小麦色的肌肤和精心打理过的短发,面庞的线条干净流畅到近乎凌厉,陈赫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样盯着半小时前在自己面前夺去一条性命的杀人犯看的入了迷。

  被盯着看的人倒是毫不在意的揉揉自己的头发「陈警官认识一下,我叫李晨。」

评论(10)

热度(59)